青春文学的纯情色彩

发布于:2017-09-29 00:45:52 情爱文化

所谓“唤醒人们心底对最初的那片纯净之地的记忆”的纯情文学,根本就是鸵鸟式的假纯情。诺贝尔文学奖得主、哥伦比亚作家马尔克斯即将推出自己的全新小说,书名为《我那伤感婊子的回忆》,被不少“纯情”派嗤之为色情。

读者直言不讳地批评村上春树的新作:“他的新作简直糟糕透顶,无论主题、文体还是情节,处处都充满艰涩的隐喻。”

挂羊头卖狗肉让人嗤之以鼻,挂羊头卖羊肉看上去不错,但我们还是要慎重:这羊肉是不是变质了的呢?

日前,号称纯净文学掌门人的著名出版人红狐狸在接受国外某杂志专访过程中,直言某些“用身体写作”的所谓作家是中国青春文学的败类,导致国人和国外同仁对中国青少年的成长状况无不忧心忡忡,对青春文学也存在很大的误解。为了给青少年正确的认知,进而营造一个健康成长所必需的良性的文化氛围,红狐狸极力推崇“纯净文学”。

对于红狐狸先生或先生们的看法,我基本没有什么意见,但我有点疑问,不得不说。我不能够清楚地给文学应该是什么、不应该是什么下个定义,但我知道,诚如智者罗素先生所说:参差多态是人生幸福之源,文学的生命也该在参差多态吧。红狐狸先生表达的对时下文艺界出现的“下半身写作”、“残酷青春文学”、“疼痛文学”等现象把图书行业变得乌烟瘴气的现象,我个人也很有同感,但这就应该成为我们必须“纯净文学”的理由吗?更有意思的是红狐狸先生解说为什么那些被他抨击的作者或者作品反而能够在市场上引起很大反响时,给出了“国人综合文化素质有待提高”这剂良药,就让我甚至有点愤怒了。

“纯净文学”是什么文学?是指曾经风靡大江南北的“琼瑶”式的不食人间烟火的“纯净”?还是指童话世界式的没有“吃喝拉撒”式的“纯净”?后来才知道,原来这个“纯净”是围绕“红狐狸”杯全国纯情文学大赛的“纯净”,这就好理解了。但紧接着第二个疑惑又产生了:什么是纯情文学?

我们都知道,现在的青少年已经是一个早熟的群体,任何试图把他们赶回到“童稚”时代的企图,都被证明是徒劳的。我们能够无视他们发育提前的汹涌波涛,无视他们已经不再是“孩子”的想法,都会被他们“嗤笑”。我们出于善良的愿望,把他们按在我们以为是“纯情”的水里游泳,他们愿意不愿意暂且不说,就这种在“纯情”的水里炼就水性,能够面对生活的潮来浪去吗?

不是我抬杠,这种所谓的纯情倡导,出于什么样的不可直说的商业目的我们可以不计较,但这种所谓“唤醒人们心底对最初的那片纯净之地的记忆”的纯情文学,根本就是鸵鸟式的假纯情。

有意思的是时隔20年,诺贝尔文学奖得主、哥伦比亚作家马尔克斯即将推出自己的全新小说,书名为《我那伤感婊子的回忆》,被不少“纯情”派嗤之为色情。据透露《我那伤感婊子的回忆》首印的35万册将先在哥伦比亚及邻近国家发行,西班牙语的读者可以先睹为快了。

看上去本周图书市场的热门话题,假纯情和真色情要撞到一起了。我们的图书市场,在这周还基本上都是那些熟悉的名字,还是那些话题:朱军在《时刻准备着》,安妮宝贝呓语着《清醒纪》,青春文学在残酷和纯情间犹豫着找不着北,拿古人说事的《孙悟空是个好员工》、《宋江日记》管理类跟风书被成批量地制造着。有人已经呼唤了:来点新鲜的空气吧!

新鲜的也有,虽然不多。转型了的张小娴的新作魔幻小说《吸血盟》已经上市了,一个有太多的对生活和爱情一针见血观点的张小娴,高举“魔幻”大旗浩荡而来时,你大概会有点不适应,那么一个新的村上春树呢?日本讲谈社推出了村上春树纪念文坛生涯25周年的最新作品《afterdark》,和以往村上新作推出轰动一时的热烈反应截然相反,一个多月过去后的今天,该书在日本书市并没有引起读者太大的关注,甚至有研究者认为村上的转型是“自掘坟墓”,还有读者直言不讳地批评:“他的新作简直糟糕透顶,无论主题、文体还是情节,处处都充满艰涩的隐喻。或许新作只是个试验,但平心而论,村上此后想要写出超越《挪威的森林》那样精彩小说的可能性几乎是零。看来来点新鲜的空气也不容易。

十万张美女写真高清图片,点我浏览

精彩推荐

上一篇 :罗素:你猜什么像食物一样必要

下一篇 :解答:人类为何要过生活

精彩必读

热门标签